@      此皇帝在位40余年,励精图治却招致中华亡国,物化后头骨被制成酒器

当前位置: 大厂回族自治县故庚商贸 > 荣誉资质 > 此皇帝在位40余年,励精图治却招致中华亡国,物化后头骨被制成酒器

此皇帝在位40余年,励精图治却招致中华亡国,物化后头骨被制成酒器

原标题:此皇帝在位40余年,励精图治却招致中华亡国,物化后头骨被制成酒器

行家好,吾是秦山,出生在秦岭山区的秦山。今天咱们聊一位被古代史官大添贬斥,却受现代学者表扬的皇帝,他在位40余年,锐意革除国内弊病,对表采取变通的表交方式。然而这些举措却招致了中华亡国,他物化之后,头盖骨被制成酒器,直到明代方才入土为安。

这位皇帝就是南宋末年的理宗赵昀,公元13世纪,当蒙古铁骑开起糟蹋北方的西夏与金国之时,南宋精英就已认识到蒙前人将会成为比党项人和女真人更添主要的胁迫,由于宋侯国名义上的宗主国——金帝国正在蒙前人的袭击下望风披靡。(注:在表交上,宋国不息签定对己不幸的条约,国家规格从帝国降为王国,南宋时又降为侯国,且受金国册封。)

宋金对峙图

宋理宗刚刚即位,就不得不面对事关南宋国运的宏大选择:联蒙攻金或是联金抗蒙?南宋精英对此不相符剧烈,有人声称可趁机收服中原,有人则主张休戚有关。蒙金两国也各派使者陈述利弊,乞求与宋国结盟。宋理宗不为所动,两不相允,但当蒙前人消逝金国主力以后,宋理宗立刻与蒙古结盟,并役使军队抨击金国——这栽变通的表交政策让南宋政权获得许多益处,但同时也失踪了北方屏障。

前期置身搏斗之表为宋理宗争夺到了改革时间,在理宗之前,宋国将纸钞设为法定货币,并议决反回购、灾难时期缩短发走量等措施来保证纸钞价值。但到蒙金搏斗时期,南宋当局开起实走无限QE,无限量发走纸币,使得纸钞价值敏捷暴跌。

宋代发走的纸币

睁开全文

由于一幼我的开销会成为另一幼我的收好,纸钞的疯狂贬值使得以纸币支出酬劳的军民不得不将蓄积拿出来购物,同时当局强制请求,农民须将谷物销售给官仓,并以纸币结算,由此引发了南宋末年的商业革命。

大地主响答是添强私有庄园的自给自足性,宰相郑清之则挑出添征田赋,遭到地主阶层的凶猛指斥,他们认为答该添征商业税。但在宋理宗的坚持下,无人胆敢挑议改革货币制度。

民多很快就发现货币贬值的益处——在王安石时期,农民向大地主借债的年化利率已达到70%(当今中国的法定上限为25%),由于债务的强制,欠债的农民往往只能销售土地,沦为佃户或者添入军队。但随着货币的贬值,以前价值一斤米的交子用五两米就换到,农民很容易就能还清债务,这自然是竖立在地主阶层的亏损之上。

随着蒙古与宋国边境的接壤,感受到危险临近宋理宗开起着手更进一步的改革,到公元1246年,通货膨大率达到了天文般的数字,意味着宋理宗扩大了对全民“财产税”的征收幅度。其后,议决大兴土木、添固襄樊和四川防务,这些财富流向了军队和矮收好阶层。

公元1263年,新任宰相贾似道进走更为激进的改革,他在理宗皇帝的声援下推走“公田法”。这一法案规定,当局将从拥地500亩以上的地主手中收购田园,然后重新分配给异国土地的农民,鉴于货币贬值的速度,这实际上是一栽变相的抢夺。

宋理宗画像

宋理宗时期,当局改革的激进水平在中国古代史上极为稀奇,手法也相等有效,其现在标显而易见,即重新分配全国财富,挑高当局收好。这些改革拯救了南宋末年濒临休业的财政,使强化军备、打造襄樊要塞成为能够。但同时,改革也极大损坏了地主阶层的益处,他们凶猛地指斥改革。然而,荣誉资质得好于蒙前人的胁迫和宋理宗的坚持,改革并未废止。

蒙古和南宋的短暂联盟由于蒙前人的误期而终结,蒙古拒绝将战前准许的河南地域交付宋国,但军队却向北方撤离,留下了权力真空。当宋理宗役使军队,试图填补这一真空时,立即遭到蒙古军队的伏击,宋军全线溃败,蒙宋之战正式拉开帷幕。怨恨临安朝廷的地主成为“脱宋者”,为蒙古帝国慑服南宋出谋划策,筹备水师。

蒙古与宋对峙

公元1264年,宋理宗病逝,改革在宰相贾似道的坚持下不息推走,但朝廷起终未多余力涉及周详的军事改革,仅仅打造了襄樊和相符州防务。四年后,蒙古向南宋发动周详搏斗,并于六年后占有襄樊。

鉴于攻打襄樊时毁伤之惨重,蒙前人一度休止了对宋作战,于1273年平息了高丽,于1274年跨海远征日本。但到此时,蒙前人已徐徐摸清了南宋战力——宋军数目固然多达百万,但精心打造的新军团仅有襄樊、相符州两处,无数军队与其称为军队,倒不如被称为“失踪土地,无以为生的老弱难民”——他们死路恨这个国家。

公元1275年,30万蒙古军队顺江东下,与13万宋军在扬州附近会战,南宋中央军不堪一击,贾似道试图齐集残部,但构仇过多的他已然走向人生死路——和前几任进走激进改革的宰相相通,贾似道于流放途中遭人戕害。

饱受古代史官严责的贾似道

新宰相陈宜中立刻作废“公田法”,羁縻地主阶层挑供兵源和财力,但毫无作用,南宋军队看风而降,仅有的细碎招架也被蒙古军队薄情破碎。南宋死灭后,信任藏传佛教的忽必烈册封杨琏真迦为江南释教总统,试图使江南在文化上“往汉化”。杨琏真迦赴任的第一件事,便是挖开南宋历代皇帝的陵墓,将尸骸掏出,混以动物骨殖,然后镇于“镇本塔”内,以防南宋复国。

宋理宗赵昀也在此列,宋理宗下葬时,嘴含夜明珠,遗体被灌注大量水银,仍未腐朽。这让杨琏真迦大为起劲——他割下宋理宗的脑袋,将头骨制成嘎巴拉碗,这是一栽用来盛酒的法器。杨琏真迦将其送给了忽必烈的先生——吐蕃高僧八思巴,后来几经迂回,流入皇宫之中。

用宋理宗头骨制成的酒器

蒙前人的慑服仅仅维持了数十年,当朱元璋以破竹之势兵临大都城下时,元顺帝被迫北逃,返回漠北。朱元璋君临北京,召见群臣,学士危素上书告知,宋理宗的头骨被制成嘎巴拉碗。洪武二年,即公元1369年,宋理宗的头骨被找到,朱元璋以帝王之礼将其重葬于南京,以慰其在天之灵。

纵不悦目理宗一生,他推广理学、清亮吏治、淘汰冗官冗员,并最早行使以纸币为中央的“货币搏斗”,辅之以土木工程,实现了财富向中下阶层迁移。但这些激进的改革损坏了撑持南宋危局的士医生益处,遭到他们凶猛地指斥,使朝廷 异国余力改革军制。同时随便的北进政策引发了蒙宋之战,成为南宋死灭的直接因为。考虑到那时的南宋内表交困,已然大厦将倾,对理宗的评价直到今天也是极其难得的